产品搜索
新闻详情

音乐节功夫更在《音乐》外

发表时间:2019-06-05 00:00作者:蚂蚁爱上树

中秋节间连续两晚的乐·杜鹃音乐节,连着“十一”国庆的丛林电子音乐节——前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,两个大型户外音乐节先后在龙岗大运中心、宝安体育中心掀起狂潮,让近3万人尽享现场音乐的魅力。半个月后,一年一度的深圳(大梅沙)沙滩音乐节又将拉开帷幕。

事实上,这并不是属于深圳的个案。在刚刚过去的“十一”长假,全国众多城市不约而同地开启“户外音乐节模式”,简单生活节、迷笛电子音乐节等近20个特色各异的音乐节出现在从北到南的大中小城市,新的度假休闲方式被越来越多年轻人推崇。

然而,如火如荼的户外音乐节却普遍出现演出阵容重复、音乐类型单一、配套设施不完善等瓶颈。一些业内专家指出,中国户外音乐节目前尚处“野蛮生长”阶段,专业操盘手屈指可数,类型有待市场细分。尤其对于本土自创的音乐节来说,进阶之路还很长。

两年时间容量翻倍 电子音乐成新宠

2013年底,本报记者以《深圳户外音乐节进入“井喷期”》为题,对迷笛等“连锁品牌”纷纷进驻深圳以及本土音乐节的风起云涌进行了报道。当时不少业内人士就预测,在气候、场馆、经济发展等方面都得天独厚的深圳,市场潜力将达到一年10-12场。

两年后的今天,深圳的音乐节市场容量已翻了一倍。仅在9月-12月,除了迷笛、草莓等老牌音乐节外,魔马音乐节、理想音乐节、风暴电音节也纷纷圈地深圳。

此外,一批本土自创音乐节先后登场:老牌的沙滩音乐节即将举办第十一届,南中国第一个户外古典音乐节——莲花山草地音乐节、乐·杜鹃音乐节已经进入第二年,还有丛林电子音乐节、龙岗半程马拉松音乐节、The Bond艺术音乐节……

这正是在中国走过15年发展历程的音乐节现状缩影。迷笛创始人张帆认为,中国的音乐节数量还将快速增长。“中国600多个城市,估计每个城市都会有,这是一个趋势,但有特色的太少。”

记者发现,不论是本土自创品牌还是外来主办方,都不约而同选择了电子音乐做主打。丛林电子音乐节策划者之一的90后海归周搏一说,锐舞之所以让人感到快乐,因为“它比任何类型的演唱会都来得简单直接,跳着、舞着,没有偏见、没有顾忌,是真真正正的自由。”

风暴电音节策划人石信兴也认为:“电音的气质与年轻的深圳很吻合,时尚、激情、炫酷,在深圳的发展前景很乐观。”

阵容重复类型单一成通病

不过,记者在查阅长假各大音乐节阵容时发现,阵容重复和类型单一成了通病。比如张震岳的名字就同时出现在珠海国际沙滩音乐节、合肥玩石音乐节、上海简单生活节上。而重型主舞台、民谣舞台和创意市集也成为音乐节雷打不动的“老三样”标配。

在几位业内专家的眼里,中国的户外音乐节正遭遇发展瓶颈。深圳飞扬971副总监刘洋认为,中国的户外音乐节目前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,部分先行者已在摸索自身品牌的文化特色、音乐特色、服务特色。“与当地政府、房地产商联手共建文化商业品牌的‘中国式音乐节’模式,使许多音乐节并不缺乏启动资金,但演出形式、组织服务、用户体验是比较突出的共性问题。”

他说,从组织者的角度来说,除了少数大型音乐节之外,绝大多数的策划者对音乐节的了解还停留在音乐本身,对城市外宣、旅游配套服务、内场用户体验、品牌建设经验、线上线下互动等方面还有待提高。

这些问题暴露的最根本症结,是对这种舶来品的文化内涵了解不够透彻。“从简单生活节、迷笛、草莓等成功个案来看,音乐节的主角不仅仅是音乐,也是到场的每位观众。音乐节不是拼盘演唱会,它提供的是一种青年互动生活方式,倡导的是爱、和平、包容。优秀的音乐节主办方不仅会在艺人阵容上有所创新,更会在场地装置、审美设计、创意市集、互动方式、服务质量等多维度用户体验上体现该音乐节的独特价值观,即使商业植入方式也会和音乐节自身品牌审美做到有机融合。 ”刘洋说。

音乐节何以为“节”?它和音乐会有何不同?黑兔音乐节策划人之一、英国Split works总裁阿奇·汉密尔顿不久前来中国参加国际音乐节高峰论坛时也说:“音乐节上不只有音乐,它是一场在音乐名义下进行的青春狂欢,是一种以音乐为载体的新兴都市文化形态。”

跳出“唯音乐是论”,深圳自创品牌需要更多“深圳基因”

汉密尔顿的建议是,中国音乐节应当跳出“唯音乐是论”的框框,在夯实音乐本体的基础上,重视配套内容的策划:“音乐节上可以有户外派对、极限运动、音乐课堂等,让观众现场互动,打造‘嘉年华’的气氛。细分市场和品牌建设也很重要。”

国庆期间二度从台湾移师上海的简单生活节,就成为业内津津乐道的标杆。简单生活节创造出舒适的户外场合,最大的亮点反而在音乐以外,从音乐现场到生活创意,再到农副制品、有机产品等,无一不透射着令人眼前一亮的创意概念。大会主席李宗盛的理念是:“音乐并不是主体,主角是这些年轻人,他们聚在一起做自己喜欢的事。”

对于迅猛生长的本土自创音乐节,刘洋的建议是,深圳音乐节组织者需要寻找更多的深圳青年文化基因,学习国际音乐节的管理经验特别是服务意识,强化深圳城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特点。说到底,音乐节最终体现的是整个城市对青年文化的态度和审美。

他说,本土文化品牌需要大力扶持。新近深圳宣传文化系统启动的“文化创新发展2020”工作,提出建设与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相匹配的文化强市,打造有影响力的国际音乐节应是其中的重要内容。

“深圳如果能够拥有一个像柏林森林音乐节、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、富士摇滚音乐节那样的自主城市文化品牌,可以吸引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在每年固定时候飞来深圳参加盛会,那将是深圳新的文化地标!”



分享到: